<nobr id="v35fd"></nobr>

    <delect id="v35fd"><progress id="v35fd"><p id="v35fd"></p></progress></delect>

        <i id="v35fd"></i>

          0375-2918135

          首頁(yè) >> 工作動(dòng)態(tài) >>學(xué)習園地 >> 國務(wù)院辦公廳公布了《關(guān)于有效發(fā)揮政府性融資擔;鹱饔们袑(shí)支持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發(fā)展的指導意見(jiàn)》
          详细内容

          國務(wù)院辦公廳公布了《關(guān)于有效發(fā)揮政府性融資擔;鹱饔们袑(shí)支持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發(fā)展的指導意見(jiàn)》

          时间:2019-03-09     【转载】

          政府融資擔保資金80%以上投向小微三農,降擔保費率力爭低于1%

              國務(wù)院一則文件,將重塑2019年各級政府融資擔;鸸ぷ,而核心的方向是加大對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發(fā)展支持,緩解融資難、融資貴。
          2月14日,國務(wù)院辦公廳公布了《關(guān)于有效發(fā)揮政府性融資擔;鹱饔们袑(shí)支持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發(fā)展的指導意見(jiàn)》(下稱(chēng)《意見(jiàn)》),要求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嚴格以小微企業(yè)和“三農”融資擔保業(yè)務(wù)為主業(yè),確保支小支農擔保業(yè)務(wù)占比達到80%以上,適時(shí)調降再擔保費率,引導合作機構逐步將平均擔保費率降至1%以下。
          國家行政學(xué)院馮俏彬教授告訴第一財經(jīng)記者,在當前解決民營(yíng)企業(yè)和小微企業(yè)融資難融資貴中,政府融資擔保機構扮演關(guān)鍵角色,而這次《意見(jiàn)》則將此前地方零散的做法和碰到的問(wèn)題凝聚后,從國家層面給出了解決方案,包括去年中央成立的國家融資擔;鹛钛a了此前的空白,目的就是引導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回歸擔保主業(yè)、降低費率水平、加大對小微企業(yè)、“三農”融資支持力度,緩解融資難融資貴。
          80%支小支農擔保業(yè)務(wù)占比確立
             小微企業(yè)、“三農”融資擔保業(yè)務(wù)風(fēng)險高、收益低,如果沒(méi)有擔保機構的介入,銀行“不敢貸、不愿貸”。
          為了破解這一難題,不少地方設立了政府融資擔保機構,通過(guò)為小微、“三農”等解決缺信息、缺信用、缺抵押?jiǎn)?wèn)題,為出資人特別是銀行分散資金風(fēng)險,引導更多金融資金支持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薄弱環(huán)節,破解小微、“三農”融資難融資貴難題。
             但由于政策性擔保業(yè)務(wù)風(fēng)險高、費率低,收益難以覆蓋成本,因此大量國有融資擔保機構獲得財政注資后,往往采取“以商補政”方式,大力拓展以債券融資擔保為主的商業(yè)擔保業(yè)務(wù),支持小微企業(yè)和“三農”融資的政策性擔保業(yè)務(wù)占比偏低,且逐年萎縮。
             為了解決政府融資擔保機構業(yè)務(wù)聚焦不夠這一突出問(wèn)題,《意見(jiàn)》要求,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堅守支小支農融資擔保主業(yè),主動(dòng)剝離政府債券發(fā)行和政府融資平臺融資擔保業(yè)務(wù),嚴格控制閑置資金運作規模和風(fēng)險,不得向非融資擔保機構進(jìn)行股權投資,逐步壓縮大中型企業(yè)擔保業(yè)務(wù)規模,確保支小支農擔保業(yè)務(wù)占比達到80%以上,重點(diǎn)支持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及以下的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
             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業(yè)務(wù)有四個(gè)“不得”:即不得偏離主業(yè)盲目擴大業(yè)務(wù)范圍,不得為政府債券發(fā)行提供擔保,不得為政府融資平臺融資提供增信,不得向非融資擔保機構進(jìn)行股權投資。
             國家融資擔;鹂偨(jīng)理向世文認為,小微企業(yè)、“三農”融資擔保業(yè)務(wù)是典型的準公共產(chǎn)品,這次《意見(jiàn)》進(jìn)一步強調要堅守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準公共定位,彌補市場(chǎng)不足。這既是對政府性融資擔保公司履行自身職能的基本要求,也是政府性融資擔保公司支持普金融發(fā)展、履行社會(huì )責任的主要方式。
             中國融資擔保業(yè)協(xié)會(huì )黨委書(shū)記任彥祥也表示,《意見(jiàn)》上述規定符合我國國情,遵循了小微企業(yè)和“三農”融資擔保準公共產(chǎn)品屬性,明確了各級政府性擔保機構的責任擔當,是辦好融資擔保事業(yè)的必要條件和重要保障。
          目前一些地方也提出類(lèi)似的要求。比如安徽省對加入全省政府性擔保體系的擔保機構,要求服務(wù)小微企業(yè)的業(yè)務(wù)比重,市級不低于70%,縣級不低于90%,確保擔保機構服務(wù)小微不偏離。
          擔保費率力爭降至1%以下
             在今年第一波針對小微企業(yè)的2000億元減稅新政之后,此次《意見(jiàn)》要求降低小微企業(yè)、三農擔保費率,從而繼續給企業(yè)減負。
             此次《意見(jiàn)》明確,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在可持續經(jīng)營(yíng)的前提下,適時(shí)調降再擔保費率,引導合作機構逐步將平均擔保費率降至1%以下。其中,對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及以下的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收取的擔保費率原則上不超過(guò)1%,對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以上的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收取的擔保費率原則上不超過(guò)1.5%。
          目前,為降低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綜合融資成本,一些省市政府性融資擔保公司的平均擔保費率已降至2%以下,大幅低于商業(yè)性融資擔保機構的同類(lèi)業(yè)務(wù)擔保費率。比如安徽省明確規定擔保費率不高于1.5% ,2016年降至1.2%,2017年進(jìn)一步降至1.1%,確保小微企業(yè)融資成本保持在較低水平。
             向世文介紹,國家融資擔;鸬暮献鳂I(yè)務(wù)條件明確規定“原擔保費率原則上不高于2%/年”,并優(yōu)先選擇原擔保費率低的原擔保項目納入合作范圍,將適時(shí)調降再擔保費率,原則上不高于省級擔保再擔保機構,引導合作機構逐步將平均擔保費率降至1%以下,以切實(shí)降低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綜合融資成本。
             “考慮小微企業(yè)、‘三農’融資擔保業(yè)務(wù)本身已是風(fēng)險高、收益低,風(fēng)險和收益極不匹配,缺少商業(yè)可持續性,為支持政府性融資擔保公司進(jìn)一步降低擔保費率,除了國家融資擔;鹜ㄟ^(guò)低再擔保費率積極引導外,更重要的是中央及地方財政要通過(guò)直接擔保費補貼等方式給予支持,以切實(shí)降低政策性融資擔保業(yè)務(wù)擔保費率,彰顯政策扶持效果”向世文說(shuō)。
             財政部有關(guān)負責人介紹,當前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普遍處于保本微利運行狀態(tài),有的甚至出現虧損。這次《意見(jiàn)》要求提高支農支小擔保業(yè)務(wù)占比、降低擔保費率,有助于緩解小微企業(yè)和“三農”融資難、融資貴,但同時(shí)也加大了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風(fēng)險敞口,壓縮了利潤空間,增加了可持續經(jīng)營(yíng)壓力。
          為更好引導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支小支農,財政部門(mén)加大正向激勵,打出獎補支持、資金補充、風(fēng)險補償、績(jì)效考核等一系列政策“組合拳”。
            比如,2018年~2020年,中央財政每年安排30億元,對擴大實(shí)體經(jīng)濟領(lǐng)域小微企業(yè)融資擔保業(yè)務(wù)規模、降低小微企業(yè)融資擔保費率等成效明顯的地方予以獎補激勵。有條件的地   方可對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及以下、平均擔保費率不超過(guò)1%的擔保業(yè)務(wù)給予適當擔保費補貼。
            任彥祥表示,財政部門(mén)加大獎補支持、完善資金補充、探索風(fēng)險補償和落實(shí)扶持政策等方面作出明確規定,有利于進(jìn)一步提升政策措施的穩定性和權威性,對各級政府性融資擔;穑C構)增強為小微企業(yè)和“三農”服務(wù)的意愿和能力具有重要意義。
          附:意見(jiàn)原文

          國務(wù)院辦公廳關(guān)于有效發(fā)揮政府性
          融資擔;鹱饔们袑(shí)支持小微企業(yè)和
          “三農”發(fā)展的指導意見(jiàn)
          國辦發(fā)〔2019〕6號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國務(wù)院各部委、各直屬機構:
             近年來(lái),各地區、各部門(mén)認真貫徹落實(shí)《國務(wù)院關(guān)于促進(jìn)融資擔保行業(yè)加快發(fā)展的意見(jiàn)》(國發(fā)〔2015〕43號),按照全國金融工作會(huì )議關(guān)于設立國家和地方融資擔;、完善政府性融資擔保和再擔保體系等要求,進(jìn)行了積極探索,推動(dòng)政府性融資擔;穑C構)不斷發(fā)展壯大。但融資擔保行業(yè)還存在業(yè)務(wù)聚焦不夠、擔保能力不強、銀擔合作不暢、風(fēng)險分擔補償機制有待健全等問(wèn)題。為進(jìn)一步發(fā)揮政府性融資擔;鹱饔,引導更多金融資源支持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發(fā)展,經(jīng)國務(wù)院同意,現提出以下意見(jiàn):
          一、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huì )精神,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lǐng)導,堅持穩中求進(jìn)工作總基調,堅持新發(fā)展理念,緊扣我國社會(huì )主要矛盾變化,按照高質(zhì)量發(fā)展要求,緊緊圍繞統籌推進(jìn)“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xié)調推進(jìn)“四個(gè)全面”戰略布局,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xiàn),規范政府性融資擔;疬\作,堅守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的準公共定位,彌補市場(chǎng)不足,降低擔保服務(wù)門(mén)檻,著(zhù)力緩解小微企業(yè)、“三農”等普惠領(lǐng)域融資難、融資貴,支持發(fā)展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促進(jìn)大眾創(chuàng )業(yè)、萬(wàn)眾創(chuàng )新。
          (二)基本原則。
          聚焦支小支農主業(yè)。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嚴格以小微企業(yè)和“三農”融資擔保業(yè)務(wù)為主業(yè),支持符合條件的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項目,不斷提高支小支農擔保業(yè)務(wù)規模和占比,服務(wù)大眾創(chuàng )業(yè)、萬(wàn)眾創(chuàng )新,不得偏離主業(yè)盲目擴大業(yè)務(wù)范圍,不得為政府債券發(fā)行提供擔保,不得為政府融資平臺融資提供增信,不得向非融資擔保機構進(jìn)行股權投資。
          堅持保本微利運行。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不以營(yíng)利為目的,在可持續經(jīng)營(yíng)的前提下,保持較低費率水平,切實(shí)有效降低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綜合融資成本。
          落實(shí)風(fēng)險分擔補償。構建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和銀行業(yè)金融機構共同參與、合理分險的銀擔合作機制。優(yōu)化政府支持、正向激勵的資金補充和風(fēng)險補償機制。
          凝聚擔保機構合力。加強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業(yè)務(wù)合作和資源共享,不斷增強資本實(shí)力和業(yè)務(wù)拓展能力,聚力引導金融機構不斷加大支小支農貸款投放。
          二、堅持聚焦支小支農融資擔保業(yè)務(wù)
          (三)明確支持范圍。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合理界定服務(wù)對象范圍,聚焦小微企業(yè)、個(gè)體工商戶(hù)、農戶(hù)、新型農業(yè)經(jīng)營(yíng)主體等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以及符合條件的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企業(yè)。其中,小微企業(yè)認定標準按照中小企業(yè)劃型標準有關(guān)規定執行,農戶(hù)認定標準按照支持小微企業(yè)融資稅收政策有關(guān)規定執行。
          (四)聚焦重點(diǎn)對象。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重點(diǎn)支持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及以下的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優(yōu)先為貸款信用記錄和有效抵質(zhì)押品不足但產(chǎn)品有市場(chǎng)、項目有前景、技術(shù)有競爭力的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融資提供擔保增信。
          (五)回歸擔保主業(yè)。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堅守支小支農融資擔保主業(yè),主動(dòng)剝離政府債券發(fā)行和政府融資平臺融資擔保業(yè)務(wù),嚴格控制閑置資金運作規模和風(fēng)險,不得向非融資擔保機構進(jìn)行股權投資,逐步壓縮大中型企業(yè)擔保業(yè)務(wù)規模,確保支小支農擔保業(yè)務(wù)占比達到80%以上。
          (六)加強業(yè)務(wù)引導。國家融資擔;鸷褪〖墦、再擔;穑C構)要合理設置合作機構準入條件,帶動(dòng)合作機構逐步提高支小支農擔保業(yè)務(wù)規模和占比。合作機構支小支農擔保金額占全部擔保金額的比例不得低于80%,其中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及以下的占比不得低于50%。
          (七)發(fā)揮再擔保功能。國家融資擔;鸷褪〖墦、再擔;穑C構)要積極為符合條件的融資擔保業(yè)務(wù)提供再擔保,向符合條件的擔保、再擔保機構注資,充分發(fā)揮增信分險作用。不得為防止資金閑置而降低合作條件標準,不得為追求穩定回報而偏離主業(yè)。
          三、切實(shí)降低小微企業(yè)和“三農”綜合融資成本
          (八)引導降費讓利。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在可持續經(jīng)營(yíng)的前提下,適時(shí)調降再擔保費率,引導合作機構逐步將平均擔保費率降至1%以下。其中,對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及以下的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收取的擔保費率原則上不超過(guò)1%,對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以上的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收取的擔保費率原則上不超過(guò)1.5%。
          (九)實(shí)行差別費率。國家融資擔;鹪贀I(yè)務(wù)收費一般不高于省級擔保、再擔;穑C構),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以上的再擔保業(yè)務(wù)收費,原則上不高于承擔風(fēng)險責任的0.5%,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及以下的再擔保業(yè)務(wù)收費,原則上不高于承擔風(fēng)險責任的0.3%。優(yōu)先與費率較低的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開(kāi)展合作。對于擔保業(yè)務(wù)規模增長(cháng)較快、代償率較低的合作機構,可以適當返還再擔保費。
          (十)清理規范收費。規范銀行業(yè)金融機構和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的收費行為,除貸款利息和擔保費外,不得以保證金、承諾費、咨詢(xún)費、顧問(wèn)費、注冊費、資料費等名義收取不合理費用,避免加重企業(yè)負擔。
          四、完善銀擔合作機制
          (十一)明確風(fēng)險分擔比例。銀擔合作各方要協(xié)商確定融資擔保業(yè)務(wù)風(fēng)險分擔比例。原則上國家融資擔;鸷豌y行業(yè)金融機構承擔的風(fēng)險責任比例均不低于20%,省級擔保、再擔;穑C構)承擔的風(fēng)險責任比例不低于國家融資擔;鸪袚谋壤。對于貸款規模增長(cháng)快、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戶(hù)數占比大的銀行業(yè)金融機構,國家和地方融資擔;鹂梢蕴岣咦陨沓袚娘L(fēng)險責任比例或擴大合作貸款規模。
          (十二)加強“總對總”合作。國家融資擔;鹨苿(dòng)與全國性銀行業(yè)金融機構的“總對總”合作,引導銀行業(yè)金融機構擴大分支機構審批權限并在授信額度、擔保放大倍數、利率水平、續貸條件等方面提供更多優(yōu)惠。省級擔保、再擔;穑C構)要推動(dòng)轄內融資擔保機構與銀行業(yè)金融機構的“總對總”合作,落實(shí)銀擔合作條件,夯實(shí)銀擔合作基礎。
          (十三)落實(shí)銀擔責任。銀擔合作各方要細化業(yè)務(wù)準入和擔保代償條件,明確代償追償責任,強化擔保貸款風(fēng)險識別與防控。銀行業(yè)金融機構要按照勤勉盡職原則,落實(shí)貸前審查和貸中貸后管理責任。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要按照“先代償、后分險”原則,落實(shí)代償和分險責任。
          (十四)實(shí)施跟蹤評估。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要對合作銀行業(yè)金融機構進(jìn)行定期評估,重點(diǎn)關(guān)注其推薦擔保業(yè)務(wù)的數量和規模、擔保對象存活率、代償率以及貸款風(fēng)險管理等情況,作為開(kāi)展銀擔合作的重要參考。
          五、強化財稅正向激勵
          (十五)加大獎補支持力度。中央財政要對擴大實(shí)體經(jīng)濟領(lǐng)域小微企業(yè)融資擔保業(yè)務(wù)規模、降低小微企業(yè)融資擔保費率等工作成效明顯的地方予以獎補激勵。有條件的地方可對單戶(hù)擔保金額500萬(wàn)元及以下、平均擔保費率不超過(guò)1%的擔保業(yè)務(wù)給予適當擔保費補貼,提升融資擔保機構可持續經(jīng)營(yíng)能力。
          (十六)完善資金補充機制。探索建立政府、金融機構、企業(yè)、社會(huì )團體和個(gè)人廣泛參與,出資入股與無(wú)償捐資相結合的多元化資金補充機制。中央財政要根據國家融資擔;鸬臉I(yè)務(wù)拓展、擔保代償和績(jì)效考核等情況,適時(shí)對其進(jìn)行資金補充。鼓勵地方政府和參與銀擔合作的銀行業(yè)金融機構根據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支小支農業(yè)務(wù)拓展和放大倍數等情況,適時(shí)向符合條件的機構注資、捐資。鼓勵各類(lèi)主體對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進(jìn)行捐贈。
          (十七)探索風(fēng)險補償機制。鼓勵有條件的地方探索建立風(fēng)險補償機制,對支小支農擔保業(yè)務(wù)占比較高,在保余額、戶(hù)數增長(cháng)較快,代償率控制在合理區間的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給予一定比例的代償補償。
          (十八)落實(shí)扶持政策。國家融資擔;,省級擔保、再擔;穑C構)以及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的代償損失核銷(xiāo),參照金融企業(yè)呆賬核銷(xiāo)管理辦法有關(guān)規定執行。符合條件的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的擔保賠償準備金和未到期責任準備金企業(yè)所得稅稅前扣除,按照中小企業(yè)融資(信用)擔保機構準備金企業(yè)所得稅稅前扣除政策執行。
          六、構建上下聯(lián)動(dòng)機制
          (十九)推進(jìn)機構建設。國家融資擔;鹨浞忠劳鞋F有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開(kāi)展業(yè)務(wù),主要通過(guò)再擔保、股權投資等方式與省、市、縣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開(kāi)展合作,避免層層下設機構。鼓勵通過(guò)政府注資、兼并重組等方式加快培育省級擔保、再擔;穑C構),原則上每個(gè)。ㄗ灾螀^、直轄市)培育一家在資本實(shí)力、業(yè)務(wù)規模和風(fēng)險管控等方面優(yōu)勢突出的龍頭機構。加快發(fā)展市、縣兩級融資擔保機構,爭取三年內實(shí)現政府性融資擔保業(yè)務(wù)市級全覆蓋,并向經(jīng)濟相對發(fā)達、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融資需求旺盛的縣(區)延伸。
          (二十)加強協(xié)同配合。國家融資擔;鸷褪〖墦、再擔;穑C構)要加強對市、縣融資擔保機構的業(yè)務(wù)培訓和技術(shù)支持,提升輔導企業(yè)發(fā)展能力,推行統一的業(yè)務(wù)標準和管理要求,促進(jìn)業(yè)務(wù)合作和資源共享。市、縣融資擔保機構要主動(dòng)強化與國家融資擔;鸷褪〖墦、再擔;穑C構)的對標,提高業(yè)務(wù)對接效率,做實(shí)資本、做強機構、做精業(yè)務(wù)、嚴控風(fēng)險,不斷提升規范運作水平。
          七、逐級放大增信效應
          (二十一)營(yíng)造發(fā)展環(huán)境?h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要落實(shí)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的屬地管理責任和出資人職責,推進(jìn)社會(huì )信用體系建設,強化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嚴厲打擊逃廢債行為,為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融資營(yíng)造良好信用環(huán)境。要維護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的獨立市場(chǎng)主體地位,不得干預其日常經(jīng)營(yíng)決策。完善風(fēng)險預警和應急處置機制,切實(shí)加強區域風(fēng)險防控。
          (二十二)簡(jiǎn)化擔保要求。國家融資擔;鸷褪〖墦、再擔;穑C構)要引導融資擔保機構加快完善信用評價(jià)和風(fēng)險防控體系,逐步減少、取消反擔保要求,簡(jiǎn)化審核手續,提供續保便利,降低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融資門(mén)檻。
          (二十三)防止風(fēng)險轉嫁。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要嚴格審核有銀行貸款記錄的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的擔保申請,防止銀行業(yè)金融機構將應由自身承擔的貸款風(fēng)險轉由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承擔,避免占用有限的擔保資源、增加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綜合融資成本。
          (二十四)提升服務(wù)能力。各級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充分發(fā)揮信用中介作用,針對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的信用狀況和個(gè)性化融資需求,提供融資規劃、貸款申請、擔保手續等方面的專(zhuān)業(yè)輔導,并加強經(jīng)驗總結和案例宣傳,不斷增強融資服務(wù)能力,提高小微企業(yè)和“三農”主體融資便利度。
          八、優(yōu)化監管考核機制
          (二十五)實(shí)施差異化監管措施。金融管理部門(mén)要對銀行業(yè)金融機構和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的支小支農業(yè)務(wù)實(shí)施差異化監管,引導加大支小支農信貸供給。加強對支小支農業(yè)務(wù)貸款利率和擔保費率的跟蹤監測,對貸款利率和擔保費率保持較低水平或降幅較大的機構給予考核加分,鼓勵進(jìn)一步降費讓利。對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提供擔保的貸款,結合銀行業(yè)金融機構實(shí)際承擔的風(fēng)險責任比例,合理確定貸款風(fēng)險權重。適當提高對擔保代償損失的監管容忍度,完善支小支農擔保貸款監管政策。
          (二十六)健全內部考核激勵機制。銀行業(yè)金融機構和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要優(yōu)化支小支農業(yè)務(wù)內部考核激勵機制。提高支小支農業(yè)務(wù)考核指標權重,重點(diǎn)考核業(yè)務(wù)規模、戶(hù)數及其占比、增量等指標,降低或取消相應利潤考核要求。對已按規定妥善履行授信審批和擔保審核職責的業(yè)務(wù)人員實(shí)行盡職免責。銀行業(yè)金融機構要對支小支農業(yè)務(wù)實(shí)行內部資金轉移優(yōu)惠定價(jià)。
          (二十七)完善績(jì)效評價(jià)體系。各級財政部門(mén)要會(huì )同有關(guān)方面研究制定對政府性融資擔保、再擔保機構的績(jì)效考核辦法,合理使用外部信用評級,落實(shí)考核結果與資金補充、風(fēng)險補償、薪酬待遇等直接掛鉤的激勵約束機制,激發(fā)其開(kāi)展支小支農擔保業(yè)務(wù)的內生動(dòng)力。
          各地區、各部門(mén)要充分認識規范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運作的重要意義,把思想、認識和行動(dòng)統一到黨中央、國務(wù)院決策部署上來(lái),強化責任擔當,加大工作力度,完善配套措施,抓好組織實(shí)施,推動(dòng)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發(fā)揮應有作用。財政部要會(huì )同發(fā)展改革委、工業(yè)和信息化部、農業(yè)農村部、銀保監會(huì )等部門(mén),加強統籌協(xié)調,對本意見(jiàn)執行情況進(jìn)行督促檢查和跟蹤分析,重大事項及時(shí)向國務(wù)院報告。

                   國務(wù)院辦公廳           
             2019年1月22日          
          (此件公開(kāi)發(fā)布)


          技术支持: 東磊網(wǎng)絡(luò ) | 管理登录
          seo seo
          天美在线传媒播放视频,纤夫的爱在线观看动漫,我的好妈妈5在线观看中文版,中日韩欧美经典电影大全免费看